快手上市,有一批员工平均身家超3200万,但追赶抖音没那么简单

快手上市,有一批员工平均身家超3200万,但追赶抖音没那么简单

在成立的第十年,快手从北京立水桥的出租屋里走上港交所。

今日快手登陆港交所,开盘报338港元,较发行价115港元上涨193.91%,市值1.39万亿港元。

1.98万亿港元约合1800亿美元,按市值排名,快手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成为排名中国互联网第五的公司。

互联网又诞生了一个造富神话。快手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宿华身家达到1443亿港元,联合创始人、首席产品官程一笑身家1146亿港元。

此外,还有一大批快手员工成为人生赢家,一大波百万、千万富豪在今天诞生。招股书显示,有4551名快手公司员工认购5.24亿B类股份。也就是说,以上快手员工人均持股11.5万股。按开盘价338港元计算,这些快手员工人均身家超388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3246万)。

不过,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有16387名全职雇员。这意味着,大部分员工并没有因为这次上市而财富暴增。

佛系快手

2011年,从人人网离职的程一笑在北京立水桥一个两居室里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人生。

在这个每月租金3500的房子里,住着快手最初的四人团队,他们都是程一笑拉来的。杨远熙是大连惠普时期的同事,负责安卓端;大学舍友兼人人网同事银鑫负责服务器,另外一位负责设计。

当时的快手还叫“GIF快手”,最初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后来因为被苹果推荐,一年时间自然增长一千万用户。

2012年11月,快手开始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用于用户记录和分享生产、生活的平台,但没想到遭遇了转型困境。

程一笑找到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希望被收购,却被没看上。转而他开始寻求投资,最终拿到了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的张斐的200万资金。

在张斐的介绍下,程一笑遇见了宿华,宿华是技术大牛,也是程一笑心中排进中国前十的程序员。

程一笑来自东北辽宁铁岭,宿华来自湖南湘西,原本是两个天南海北的人,见面后两人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产品初衷,即关注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顺理成章的,宿华加入快手出任CEO,走到台前,统管公司,程一笑则退居幕后,负责更自己更为擅长的产品和运营。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流量成本的下降,到2016年上半年,快手用户量累计到3亿。在快手用户达到两亿那天,宿华跟程一笑在公司马路对面一人吃了碗拉面庆祝了下。这一年,前阿里巴巴高级算法专家严强加入快手,负责做商业化开发。

这时,快手已成为继微信、QQ和微博的中国流量第四大的手机软件。但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直到2016年端午前夜,《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刷屏朋友圈,快手才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与之相对应的,快手也被贴上了“低俗”的标签。这让宿华感到委屈,他拿出自己手机端的快手界面,对着记者不解地说到,“‘魔幻乡村’不是快手的全部呀。”

与此用时,快手开始频频遭遇内容审查上的事故。

这一年,刚搬到北京知春里中航大厦的字节跳动上线了一款名为A.ME的产品,三个月后这款产品更名为抖音

时间来到2017年,快手在没做任何推广,在“公平普惠”的价值观下,吸引了4亿注册用户和4000万日活,一度成为短视频区域的老大。

在快手的平台上,你能看到中国广袤的风土热情,也能看到一二线城市打工的外卖小哥的生活,这是既然一个由“老铁经济”为基础的草根江湖,也是一副充满世间百态的清明上河图。凭借优质内容和流量红利,快手达到了7000万日活。

如果按照宿华和程一笑原有的预期,快手是会一直这么佛系地走下去,但,抖音半路杀出。

正面对战

2018年春节,抖音日活活跃用户从1000万飞跃至4000万,随后流量迅速爆发。率先感受到危险的是腾讯,随后微信对抖音进行长达三年的禁封,这也是“头腾”大战的开始。

虽然抖音和快手从成立之初就有着不同的逻辑、定位与生态,但势必还是会在用户和商业上形成争夺。

“本质上来说我们和抖音是非常不同的产品,只是在前往各自终点的路上碰到了一起。”面对抖音的追赶,宿华说。

2019年5月底,快手宣布日活破2亿、抖音日活破3亿。抖音,这款上线时间晚于快手5年的产品,用了2年的时间扭转竞争格局。

二十天后,即6月18日,宿华发布了年底冲3亿DAU的目标。

目标的发布也伴随着快手组织架构的调整,市场,品牌市场等这些高关联的部门做合并,一些新产品线被重新立出来,目的是使组织运行的更加科学、高效。

“你怎么看待我们和抖音的竞争?”快手发布3亿DAU目标的第二天,在快手园区W座三楼的会议室举办的会议上,宿华、程一笑、陈定佳被问到此类尖锐问题的频率正在增加。三人开会接受员工的提问是快手的一项传统,在五道口时期,该活动双周举办一次。

这一切的背景是发生在,抖音、快手两款产品的流量收割已经接近饱和状态上,根据边际效应递减原则,未来流量的获取成本会越来越高。

用户数上,快手已被抖音拉开差距,商业化上,双方正在你追我赶。

2017年底,抖音和快手几乎同一时间接通了淘宝联盟的购物车和电商功能。

2018年10月30日,抖音、快手同时在北京发布商业化进展。快手首次发布营销平台,抖音则发力“企业蓝V”,探索企业+用户营销模式。

当时就有行业人士指出,“快手和抖音在同一天按下了商业化加速按钮,短视频的商业化大战即将打响。”

在2018年7月20日,抖音上线商业平台“星图”的消息传出后,当时也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其跟快手的“快接单”基本一致。

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挥之前断言:“中国互联网,合法的商业模式其实就是三个半:游戏、广告、电商以及互联网金融。”

事实上,在短视频领域,商业模式也一直都主要集中于广告、电商、直播等这三种形式。

快手重私域流量,抖音重公域流量的产品形态,决定了快手在电商、直播上要优于抖音,但在广告上处于劣势。

在2016年10月24日“程序员节”那天,严强为快手商业化敲下了第一行代码。但直至两年后的2018年10月份,快手的商业化才全量开启。在快手内部,这一年也称为快手商业化元年。

但这比抖音全面启动商业化整整晚了一年。快手商业化的技术中台从2016年下半年就开始搭建,2017年开始信息流广告公测,但在2018年初,快手开放给商业化的流量始终维持在10%以内。

在外界看来,对于商业化的态度,快手一直是克制且缓慢的。甚至在其他媒体的报道中,有投资人把矛头直指宿华。

“如果宿华早点进行商业化的研究,在广告市场早日占据绝对优势,趁着头条还在和百度和微信的竞争里胶着,多维度出击,早点进行国际化尝试,或许会对张一鸣的挑战,形成最有力的压制。”

当时媒体报道,2019年抖音的收入预期为四百亿左右。其中,信息流广告收入至少占到八成以上。快手招股书显示,当年快手营收为391亿,直播业务收入为314亿。

可见在当时,快手与抖音在商业化上还是势均力敌的。

快手狂奔

2019年6月,宿华发布内部信,强调告别佛系,开启战斗模式,这也推进了快手的DAU和广告变现。

为了加速摸索流量变现,快手于2019年8月上线了快手极速版,用以拓展用户群。

其实早在2019年春节后,快手高管和产品团队一起去重庆做了一场用户调研,内部称之“重庆会议”,在重庆市中心,快手团队沿街问询,数十个路人中竟没有一人安装快手,而解放碑下人人却在刷着抖音。

此行让快手高管意识到,不激进增长将会把用户拱手让给他人,于是3K战役开启,快手公司里贴满了条幅:事情不搞大,怎么做老大。

快手也一改往日佛系作风,先后推出了模仿抖音的去中心化产品——快手极速版和快手大屏版。快手极速版上线20天便破了千万日活,年底目标1亿DAU。

随后,为了向一二线城市破圈,快手花大价钱引入了周杰伦、沈腾、黄渤、张杰等明星,并全面布局影视、音乐、动漫、体育等大文艺行业,进而让高线市场有了“成果”。

更重要的是,快手砸下了40亿的广告费,成为2020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独家红包活动方,不过其DAU的3亿峰值在春节前后才勉强达到,3K战役的目标才总算完成。

而在11月5日公布的招股书里,快手出现了用户月活与日活增速放缓甚至下滑的情况。2020年前11个月,快手APP的快手日活和月活数据为2.63亿、4.81亿,对比九月招股书,这两项数据分别为2.624亿和4.829亿。这意味着快手9月发布招股书之后的三个月里,日活只出现了微幅增长,而月活则出现了轻微地下滑。

反观老对手抖音,在去年8月时,其包括抖音火山版在内,日活跃用户数已超6亿。随着抖音官宣成为2021年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可见的这一差距又将更大。

在具体业务上,快手直播业务收入达到了173亿元,作为快手收入的中坚力量,其增长已经开始放缓,收入占比也降至70%以下。其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也从2018年的54.9元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45.2元。

此外,由于快手的头部主播在私域流量的分配中形成马太效应和家族效应,快手开始去家族化。

广告业务是快手最大的亮点,收入达到了72亿元,增速达到200%。即便如此,快手发力广告却仍不及自己的预期。宿华在2019年曾提出广告收入的营收目标是150亿元。

但在单用户价值方面,无论是广告客群的吸引力,还是直播电商的客单价和成交量也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下沉市场的影响。国信证券研报分析看来,目前快手的广告变现效率还非常低,2020上半年,快手单位时长广告收入仅为0.11元,而同类产品抖音、头条的广告变现效率为快手的4到5倍。

因此,快手正在增强广告的变现效率,不仅从双列模式转向单列模式、大力推广快手极速版等,更是在2020年9月,更新了8.0版本,在精选栏上线单列信息流设计,同时保留关注、发现栏的双列设计,寄已希望能提升快手的广告收入。

在对未来的想象上,快手把电商作为了重要的一环,据悉,快手在路演阶段,“讲给机构的故事更多围绕电商”。

截至到去年11月30日,快手电商GMV达到3326亿元人民币,超过2019年全年GMV的5倍。2020年以来,快手电商GMV实现第一个1000亿用了6个月,第二个1000亿用了3个月,第三个1000亿用了两个月。

但在营收数据方面,快手将电商归入其他业务(包括电商业务、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这块业务实现营收仅20亿元,电商货币化率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不过现阶段,快手从自建的快手小店中获得的通道费只有1%,其中还有六成需要支付给第三方支付工具,第三方电商平台的通道费由第三方平台收取。一位电商行业人士认为,现阶段快手电商的目标是建立规则、维护生态,重点不是盈利。

不过在整个电商大盘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快手2020年前11个月实现GMV3326亿,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新兴电商渠道之一,且未来的潜力可以期待。

这期间,快手做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涉及商业化、运营、产品等多个核心部门——商业化负责人严强、运营负责人马宏彬、产品线负责人徐欣和王剑伟等4位关键人物都有所调动。

在此次变化中,马宏彬与严强调换岗位,被媒体解读为是去“救火”商业化。”

从拿下春晚,到引入各类明星补齐短板,再到架构调整、8.0产品全面升级,最后在年尾果断决定上市,2020年是快手提速最快的一年。

下个十年

2020年的倒数第二天,快手宣布开启全员大小周。要知道,字节跳动就一直是大小周的工作节奏。

在抖音宣布拿下了2021年春晚的独家红包互动权。就在消息出来之后的第二天,快手也随即宣布“与10家省级卫视春晚达成了合作”。而合作的红包发放额度定在了21亿,比的抖音为20亿,多1亿)。

东方证券的研报指出,抖音和快手二者的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已过红利期,产品、算法、价值立场的接近也会让两个产品的达人、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双方也会面临更加激烈、进场的竞争。

而目前两者的竞争已经有了阶段性的结果。根据最新的数据,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是快手日活的两倍,更别提还有即将到来的春晚。

虎视眈眈的视频号也在追来。去年,微信视频号在微信8.0版本上线后在朋友圈等入口权重大幅提升,根据方正证券9月份的数据显示,视频号的DAU峰值曾到过3.5亿。有媒体称之为”快手另一维度的对手也在逐渐逼近“。

面对抖音、微信视频号等强敌环伺,快手能否稳住增长?对于现阶段的快手来说,除了别被抖音甩开太远、不被视频号追上,更重要的是要跑过自己。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210206/2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