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成渝双城四大城市群金融业发展群像

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成渝双城四大城市群金融业发展群像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以重大区域发展战略为引领,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格局。截至2019年底,京津冀、长三角地区和粤港澳大湾区(不含港澳)对全国经济增长贡献率升至43.1%。

202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明确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一项重大举措,成渝双城经济圈成为继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之后的又一项重大区域战略。

一、重大区域战略引领作用突出 金融资源虹吸作用强

当前,我国区域发展的新趋势体现在发展路径、要素组织、空间载体等多个方面。具体来说,路径更加注重科技和体制创新;要素组织更加注重经济区在要素配置中的作用;空间载体上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作用更加突出。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指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打造创新平台和新增长极。站在“十四五”新的历史起点上,我国重大区域战略引领高质量发展作用将更加凸显。

重大区域战略稳步推进,金融成为促进高质量发展加速器,资源聚集优势明显。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按照其资金融通的主要功能,我们将金融机构资产总额作为该地区资源聚集能力的体现,总体来看,京津冀、粤港澳(不含港澳)、长三角、成渝四大经济圈金融机构合计资产总额占全国比重超过44%,金融资源聚集程度高;具体来看,金融机构资产超过25万亿元的有北京、广东,超过15万亿元的有上海、江苏、浙江,核心城市群和核心城市的资金虹吸优势明显。

二、三大城市群金融业发展比较优势差异显现

1、京津冀——金融+科技促进融合发展

当前,创新正成为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原动力,金融科技也日益成为金融体制创新的核心力量,各国与各地区在发展金融科技,促进金融体系创新发展发面达成广泛共识。金融科技中心具有明显的区域和地域集聚特征,根据《2020全球科技金融中心指数报告》,八大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依次为北京、旧金山(硅谷)、纽约、上海、伦敦、深圳、杭州、芝加哥)中,我国就占据了四席,分别位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三大城市群。

北京凭借高质量的金融科技产业生态和政策支撑连续两年位居世界第一,占据绝对优势。截至2019年10月,北京集聚了13家金融科技上市企业、60家未上市高融资金融科技企业,数量分居全球第一和第二。2019年12月,北京率先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试点,在金融科技领域引领作用突出。

京津冀地区以北京、雄安为核心的金融科技试点示范也如火如荼的展开。2020年9月国务院《关于深化北京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工作方案的批复》指出,以金融街、国家级金融科技示范区、丽泽金融商务区为主阵地,打造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进一步支持依法开展金融科技创新活动。支持金融机构和大型科技企业依法设立金融科技公司。探索开展适合科技型企业的个性化融资服务。在京设立国家金融科技风险监控中心。这说明北京金融科技业发展从主要由市场驱动转向科技、监管和市场并重的新格局。

自2019年12月北京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试点之后,试点城市不断扩容。雄安新区也将金融科技与当前大规模建设实际相结合,开展金融科技监管试点。2020年8月,雄安新区对外公示首批5个创新应用,首批试点应用方向既包括运用新型信息技术提升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率、提升企业风险管理能力,还包括了运用区块链等前沿技术服务征迁管理等社会治理层面,为高标准打造“智慧雄安”发挥了积极作用。

2、长三角——绿色金融筑牢高质量发展底蕴

长三角城市群以上海为核心,由联系紧密的多个城市组成,规划范围包括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全域,主要分布于国家“两横三纵”城市化格局的优化开发和重点开发区域。2018年11月5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精神主线和实践要求,长三角地区以17.1%的区域面积承载了长江经济带近40%的人口和超过50%的GDP,人口、经济、产业更加集中,发展绿色金融,服务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需求更加迫切。2019年10月,国务院批复设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沪苏浙两区一县抢抓政策机遇,推动绿色金融助力长三角绿色核心区建设,从体制机制和产品创新为出发点,涌现出许多值得推广的绿色金融典型案例。

例如,浙江湖州发挥标准引领作用,完善市场化激励政策,发布绿色企业、绿色银行认定标准,探索制定绿色项目认定标准,创新建立差别化绿色贷款贴息机制,对“深绿、中绿、浅绿”的企业和项目分别给予不同阶梯的绿色贷款贴息。同时,浙江、江苏等地搭建专门对接平台,“绿贷通”、“绿融通”、“绿信通”、“金环对接”等渠道日益丰富。上海则发挥国际金融中心辐射带动作用,利用上海清算所、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票据交易所、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等平台推动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大力发展绿色股权融资、权益交易等创新项目。2020年12月,上海清算所成功支持国家开发银行面向全球投资者发行长江大保护专题“债券通”绿色金融债券,绿色金融进一步发挥服务区域高质量发展的作用。

长三角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绿色金融机构设立、绿色证券市场融资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从绿色金融服务的深度和广度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2020年7月,我国在生态环保领域第一个国家级政府投资基金–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落户上海,注册资本达885亿人民币,由财政部、生态环境部、上海市人民政府三方发起成立,长江经济带沿线 11省均参与出资。绿色基金重点支持环境保护和污染防治、生态修复和国土空间绿化、能源资源节约利用、绿色交通和清洁能源等领域,可以有效发挥政府资本对于社会资金的引导效应,并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绿色金融工具互为补充。

从绿色专营机构“绿色支行”的建设数量来看,浙江作为绿色金融试验改革区所在省份,绿色支行数量首屈一指。此外,长三角地区环保概念类的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进行资源配置的比例也显著高于其他地区:截至 2020 年 9月末,长三角 “绿色上市公司”31家、总市值 2535.7 亿元,分别占全国绿色上市公司总数的 39%,市值总量的 41%。

3、粤港澳——跨境金融推动区域开放创新发展

相较其他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已然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桥头堡,作为中国跨境资金流动最为活跃、金融创新最具有活力的区域,跨境金融业务发展优势明显。湾区内香港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处理全球约七成的离岸人民币支付交易。2020年是粤港澳大湾区跨境人民币业务开展十周年,经过十年发展,跨境人民币交易规模、品种数量、市场主体均有了大幅度提升。截至2020年3月末,粤港澳大湾区累计办理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已达14.82万亿元,约占全国的1/4;其中,经常项下累计结算金额占全国的28.5%、连续十年居国内各省(区、市)首位。

金融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区域发展的政策也密集出台。2020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从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升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创新水平、切实防范跨境金融风险等五个方面提出26条具体措施。

2020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发布跨境理财通试点计划,理财通试点计划是继沪深港通和债券通之后促进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又一重大利好,成为香港、澳门、内地金融一体化的又一重要里程碑。根据《2019胡润财富报告》,粤港澳大湾区是“全世界最富有大都市带”,湾区持有超过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家庭超过45万户,可投资资产总额预计超过2.7万亿人民币。跨境理财通的启动,将促进湾区内财富管理、人民币清算等特色金融业务发展,也将促进大湾区整个金融市场更广泛的融合。

三、成渝应重点把握两大区域发展机遇 发展特色金融服务

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相比,成渝双城经济圈是唯一一个地处西部地区的国家级重大区域战略。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激发西南地区发展潜力,加强人口和产业集聚是增强我国应对外需冲击能力,提升我国经济发展韧性的关键之举。站在“十四五”新起点上,成渝发展金融业可以借鉴其他城市群经验,更为重要的,是结合区域发展禀赋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就像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等城市群一样,决定其金融业比较优势的根源在于城市群不同的基因禀赋。

我们认为,在“双循环”战略背景下,成渝双城经济圈要想实现金融业弯道超车,应重点把握两大区域发展机遇,发展特色金融服务:

第一,把握内需增长机遇发展消费金融。近年来,成渝地区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第三产业中消费对现代服务业和区域经济带动作用凸显。2015年-2019年,成渝地区社会消费零售总额的累计增长幅度为62.1%,增速位居全国前列。成都、重庆两大中心城市纷纷提出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西部广阔的市场腹地加之良好的商业氛围,新经济发展迅速。

良好的发展环境促使金融消费持牌机构场景快速扩容、产业链不断延伸。同时,成渝地区金融科技业发展迅速,也为数字技术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供了基础。成渝需把握消费金融发展机遇,促进其规范发展和标准建设,不断积聚产业优势。

第二,把握外贸结构变动机遇服务跨境贸易。2020年,东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欧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伴随着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重构,成渝地区有望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2010-2019年,成都和重庆货物出口金额年均复合增速达19%,货物进口金额年均复合增速达18%。2001年以来,成都和重庆实际利用外资额快速增长,2001-2019年年均复合增速分别达到18.6%、18.2%。截至2019年末,世界500强企业分别在成都、重庆落户301家、293家;共有19个、11个国家获批在成都、重庆设立领事机构。重庆在全国率先开展外资股权投资基金(QFLP)、跨境人民币基金、外汇集中运营管理、区域集优债等金融产品和服务试点,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因此,发挥区域内陆开放高地优势服务跨境贸易和商业,有望成为成渝双城经济圈又一特色优势产业。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210113/22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