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月11村招标,房企争食增城旧改市场

单月11村招标,房企争食增城旧改市场

截止到4月29日,本月增城共有11个旧村改造对外招标,涉及土地近千万平方米。据业内人士透露,一方面,这是开发商为了取得“入场券”拼命“赶作业”的结果,另一方面,增城旧改的加速,也是近两年来广州城市更新加速的典型缩影。事实上,单去年一年,广州完成旧村改造项目交易就达26宗,涉改造面积达3255.69万平方米,相当于5个珠江新城的面积。

“时也,势也”, 广州已开启城市更新的快进键。

开发商拼命“赶作业”

2019年10月11日,增城区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市场主体参与我区旧村改造监管工作的函》,规范片区城市更新工作。文件指出,增城将清理整顿已开展前期工作的33个旧村改造项目。若这些项目未在2020年4月29日前挂网招商选择合作企业,合作意向关系终止。

合作意向关系终止,则意味着旧改工作将延迟或暂停,这也是为何2020年一开年,增城旧村改造热潮一波接一波的重要原因。今年,广州市招商的旧村改造项目共计25个,增城就占了18个。一位参与城市更新的房企负责人称,该文件对参与企业提出更严格的监管方法,无疑会让以后参与增城旧改门槛越来越高,所以不少前期介入的企业赶在“大限”之前加速度抢跑。

广州旧村改造“生猛”

增城旧改的加速,也是近两年来广州城市更新加速度推进的缩影。这两年来,广州的旧村改造推进非常迅猛,单单2019年一年,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完成旧村改造项目交易就达26宗,成交金额总计达1441.28亿元,总面积达3255.69万平方米,相当于5个珠江新城的面积。

在土地资源愈发稀缺的大背景下,由于旧村改造取得土地的利润更高,各路房企早已“暗度陈仓”向村要地,有开发商明确表示已经停止向一级市场拿地,转变策略重点布局旧改。数据显示,目前排名前百强的发展商,有六成以上的已进入旧改市场抢食,目前,广州共有200多个旧村成为开发商暗下竞技的赛场。

成功的旧村改造必须满足多方共赢,这是如今已生机勃勃、焕然一新的杨箕村
旧村改造是交给企业与社会的复杂工程

不过,专家认为,旧村改造是复杂的工程,存在周期长、资金沉淀、竞争大的风险。

广州中原房地产项目部总经理黄韬认为,旧村改造对于企业资金要求非常高,改造前期开发商需有很大的力度投入,再加上近些年开发商开发资金较严,不是简单的贷款可以解决,这点是开发商面临的资金第一道坎。第二道坎是全广州旧改项目很多,即使旧改位置不错,未来面临的竞争仍然很大。

“旧村改造周期极长,可能要十年八年才能做完,不要以为这真的就是一块蛋糕,搞不好就是硬骨头。”一位曾经参与过旧村改造的发展商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公司有一个旧村改造一直无法推进,积压了大量资金,“光利息的损失,差不多相当于每天往珠江里推进去一台最新款的奔驰”。

进入改造时刻的旧村,对于城市来说就像是一块块海绵,在城市刚进入成长期时,这些城中村接待了来自天南地北到城市闯荡的人们,为他们在异乡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所。而到了城市发展期,城市需要提质升级时,这些城中村又吐出了丰富的再次利用的土地。

从未来看,旧村的改造,是一件可达成多方共赢,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时代集团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岑钊雄认为,城市更新不是简单的房地产,而是城市不断更新的过程,让城市可以持续保持活力、动力,对于城市来说,是非常值得做的事。

广东省三旧改造协会副会长何翠群认为,目前“一村一策”的政策基调推动了旧改的步伐,不过,旧村改造应该以哪些人的利益为重?原住民如何融入城市里去?这些问题,仍在考验着政府的管理智慧,也在考验着参与企业的担当。

本文来自金羊网,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粵港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