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会给行业带来哪些改变?佛山将会步入“网红”时代吗?

“网红”会给行业带来哪些改变?佛山将会步入“网红”时代吗?

“HELLO,大家好,我是广东宝言律师事务所的欧阳律师。”欧阳紫君在屏幕前向网友问好后,抱出了她本次直播的“搭档”——宠物狗“憨憨”。这是她在抖音上的第二场直播,演讲深入浅出甚至时而“卖萌”,欧阳紫君就是该律师事务所打造的“网红”。

在佛山,越来越多“网红”登堂入室,走进律师、政务宣传等领域,甚至有政府部门举办“网红工厂”大赛。“网红”会给行业带来哪些改变?佛山将会步入“网红”时代吗?

“网红”成行业流行语

4月8日,广东省人大通过《佛山市养犬管理条例》,借此东风,广东宝言律师事务所律师欧阳紫君在办公室又录制了一条《铲屎官们应该要注意些什么?》的抖音视频。约1分钟的视频里,欧阳紫君简洁的解说和宠物狗“憨憨”萌萌的大眼睛吸引了不少网友关注。

“今年3月初开始尝试抖音视频。”欧阳紫君告诉记者,宝言律师事务所成员以年轻人为主;受疫情影响,律师和客户较难面对面交流,于是,喜欢刷抖音的欧阳紫君就成了律师事务所打造的“网红”。“讲的都是热点,比如人大新规推出后,蛇和田鸡还能不能吃;养犬条例出台,铲屎官都要做什么等等。”

通过视频打造“网红”并非是宝言律师事务所的“专利”。据佛山市律师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初步统计,佛山300多个律师事务所,约有1/3在疫情期间开展了视频直播服务;宝慧、创誉、盈科等知名度较高的律师事务所也都推出了各自的服务小组和服务队尝试直播普法。

“免费的法律直播对律所形象也是一种宣传”,佛山市律师行业党委专职副书记彭荣华表示,佛山律师行业直播的做法已经引起全国律协、省司法厅等单位的关注。

实际上,在佛山,直播触角正向各行各业及至政府机关延伸——佛山海关采用“远程核查”进行企业信息线上核对工作;佛山市生态环境局采用视频审查方式进行审批业务。“直播”“网红”也成为越来越多传统行业、行政机关的流行语。

政府办“网红工厂”大赛

在“直播”“网红”基础上,佛山市南海区更是玩出“新花样”。

今年3月起,佛山市南海区委宣传部搭建平台、启动资金,开展“网红工厂”大赛,打造“网红”帮南海企业带货。如今,已经有超过100家网红团队和多家媒体、企业参赛。“举办大赛的初衷就是希望用网红这股新的传播力量帮助企业复工复产。”“网红工厂”大赛相关负责人表示。

政府部门链接“网红经济”无疑是一种大胆尝试。操作伊始,一些细节问题逐渐显露,比如并非所有网红都有合适的带货账号、部分企业未开淘宝店难带货、比赛机制还需逐步调整等。

“但是,‘网红工厂’大赛也让政府、媒体、企业真正对‘网红经济’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在探索中走出自己的经验。”该负责人举例道,大赛让南海许多企业在经销理念上都有所革新,不再一味遵循“产品制造商——经销商——消费者”的传统路径,通过开始思考通过“网红”直接链接消费者,“这也是南海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方向。”

“网红”会给行业带来哪些改变?佛山将会步入“网红”时代吗?

“网红工厂”大赛上,一个网红团队在“采风”帮助企业品牌宣传
“网红经济”是复杂生态

迎来“风口”的网红正成为各行各业的“香饽饽”。“网红”真的是搭载一台手机就可以“信手拈来”吗?

“网红特别是‘网红经济’的打造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网红工厂”大赛相关负责人表示,要真正实现“带货”,网红的培养、网红与货物的匹配度等都要经过背后信息、技术、策划团队的分析,“许多企业急匆匆找网红带货,没有经过周密分析,最后往往都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直播视频往往只有一分钟,但大到文案采写,小到房间、桌面的摆设都很有讲究”,欧阳紫君也告诉记者,一个小直播,耗费的精力往往比现场做一场科普讲座都要大。

“网红经济属于注意力经济的范畴,注意力经济是利用信息传播中的‘围观效应’,通过用户规模效应的价值变现而实现盈利的一种经济形态。开启直播不能简单地看作是‘网红经济’,直播只是促成网红经济的一种内容生产方式和平台条件。”暨南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院副院长张晋升表示,行政部门和行业的直播只是借鉴了网红经济的内容生产和社交媒体传播的方法和手段,目的并不是实现组织的市场效应。“网红效应和网红经济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200418/13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