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著名三尚书之一的叶梦熊目前仍有2/3墓室被封存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

明代著名三尚书之一的叶梦熊目前仍有2/3墓室被封存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

明代著名三尚书之一的叶梦熊目前仍有2/3墓室被封存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

明代著名三尚书之一的叶梦熊目前仍有2/3墓室被封存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

明代著名三尚书之一的叶梦熊被评为“将岳飞理想化为现实的惠州人”。现如今,叶梦熊已逐渐被年轻一代遗忘。其唯一的纪念遗址叶梦熊墓位于菱湖畔的犹龙山(太保山),如今也隐没在荒草之中,鲜有人知其确切位置。

近日,记者在多位专家的引领下,探寻了叶梦熊在惠州留下的印迹。叶梦熊墓经历史上多次破坏,地表损毁严重,但地下部分墓室仍在。惠州市博物馆原馆长王宏宇确认,目前仍有2/3墓室被封存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

古墓现状:

仍有2/3墓室被封存保护

提起叶梦熊的名字,不少惠州人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只剩下菱湖畔的犹龙山,仍留存着叶梦熊的部分踪迹。

据悉,太保山的来历也与叶梦熊有关。叶梦熊生前曾官至太子太保,惠州人尊称他为叶太保。叶梦熊被安葬这里之后,这座山便被称为“太保山”。

自明末起,叶梦熊墓成了惠州最有影响的古迹之一。王宏宇介绍,关于叶梦熊墓,目前网上流传的较多信息都不准确。网上不仅有人误认了叶梦熊墓址,还有人误传叶梦熊墓已经“湮灭”。

近日,记者在王宏宇的带领下,来到惠州市第二医院扩建的职工楼后面。王宏宇指着面前一堵高达5米的墙称,现在大概还有2/3的墓室被封存在里面:“只要墓室还在,就不是网上说的那样已经湮灭!”

追溯历史:

“文革”时期屡次被毁坏

《惠州西湖新志》(1995年版)记载:叶梦熊墓依山势而筑,座北向南,墓前砌有神道,神道耸立着高大的碑坊;两侧伫立着四对石像生:马、牛、羊、翁仲等皆为圆雕,墓堂前面竖立着螭首、龟趺的御赐祭葬碑;正中立着当时吏部侍郎杨起元撰写的墓表石碑,气势非凡。

老惠州人、文史专家何志成,年少时曾亲眼见过叶梦熊墓的地表规模,非常宏大,令人惊叹。据其介绍,在60年代,他前往凭吊该墓时,墓前丰碑屹立,神道石像巍然,身置其中既感阴森神秘,又觉威武壮观。

王宏宇介绍,他小时候也曾经常路过墓侧,陵墓前后长约近100米,阔约30米,依游龙山而筑。

如此重要的墓地,却命运多舛。何志成介绍,新中国成立后,该墓基本保存完好。1965年起,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红卫兵破“四旧”时,这里遭到破坏。“在1966年破‘四旧’高潮中,惠州许多历史文物包括准提阁、元妙观、陈炯明墓、杨起元墓等均遭到破坏,但破坏得最彻底的莫过于叶梦熊墓。”何志成说。

何志成记得,当时的目击者曾说,那天有一队人马带着锄头大锤去到该墓,先把神道两旁的石像生头颅敲断,石碑也敲为几截,然后挖掘墓堂。由于土质坚硬,挖不下去才离去。

随后,有关部门在该地兴建惠州市精神病医院(后改为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平整地基时,墓地遭到严重毁坏。90年代中,医院进行宿舍楼扩建工程,此时的墓地几乎彻底破坏。

王宏宇介绍,好在相关部门积极介入,及时封存了2/3的墓室,并要求施工单位将散落该地及当时基建挖出的石像生和石翁仲集中放在一起,由惠州市博物馆派人运回馆中收藏。

据介绍,当时残留下来的石像生被文物部门转移到中山公园,后来又转移到惠州市博物馆门前。记者在惠州市博物馆门前看到,该石像生除石獬豸因脖子较粗还保持完整外,石马、石翁仲和螭首龟头部皆已断落。

专家建议:

恢复叶梦熊墓园 纳入景区规划

在古代,惠州人至少有三个地方可以纪念叶梦熊,一是建于丰湖披云岛(今惠州宾馆)的“五贤祠”;二是建于四牌楼(今中山北路)的“宫保”牌坊;三是叶梦熊墓所在的太保山。目前,“五贤祠”和牌坊因历史原因已经湮灭。只剩下太保山上的叶梦熊墓,与这座城市相望相伴。

记者采访中,多位专家表达了对叶梦熊墓被毁的遗憾。“太可惜了!这样一座规格高、有丰富历史信息的古墓,地表建筑彻底被毁,是惠州历史文化资源的巨大损失。”惠州市博物馆退休文物专家郑成文如是感慨。

叶梦熊墓规模大、规格高,而且处于西湖风景区范围内。王宏宇建议,可结合惠州西湖风景区的规划建设,修复叶梦熊墓地:“这是惠州西湖非常重要的文物遗址,建议相关部门尽快推进墓园的修复建设。”

真假叶梦熊墓

文脉链接

以前,有人曾说惠州市境内有多座“叶太保墓”。除惠城犹龙山的,还有梁化的、良井的,甚至有人直接说,那里才是叶梦熊墓。

为此,王宏宇曾考察了梁化镇被一些人称为叶梦熊的“叶太保墓”。该墓不大,长约12米,阔约5米,前有一对石狮,为嘉庆十年(1805年)叶氏“东西四大房同立”,碑中间刻“皇明赠太子太保南京工部尚书,讳标叶太君、妣一品邹夫人之墓”等字。

考察之后,王宏宇恍然大悟:原来是有人不明白封建社会的封典制度,张冠李戴,误将叶梦熊祖父叶标之墓当成了叶梦熊墓。

王宏宇解释,在古代封典制度中,给官员本身称为“授”,曾祖父、祖父母、父母和妻妾存者称为“封”,已死的称为“赠”。该墓使用的是“赠”字,显然不是叶梦熊本人的。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200117/7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