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层基 与托举文化者同行

 

新春走层基 与托举文化者同行清远乡村春晚执行导演何为正在指导演员

新春走层基 与托举文化者同行

没有明星,没有大制作,农民如何办春晚?

文/图 金羊网记者 柳卓楠

又到岁晚年初时。各大卫视都在忙碌着准备新年晚会;而在乡村里,一场场“乡土味十足”的春晚也在排演。没有明星,没有大制作,农民们是如何办春晚的?

带着这个饶有趣味的问题,记者1月7日来到广东清远英德市的峰林小镇,这里正在进行2020全国乡村春晚清远分会场最后一次彩排。在众人之中,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她手拿麦克风,裤兜里别着一沓A4纸,不断穿梭在舞台上下。她就是这次春晚的执行导演、英德市歌舞团团长何为。

5小时彩排喉咙喊到嘶哑

7日下午2点,峰林小镇正进行乡村春晚的最后一次带妆彩排。何为是整场晚会的执行导演,彩排开始前一个小时,她早早来到现场,把村镇节目的相关负责人都召集在一起,提前开了个小会。“他们大多数都是农村来的,没有这种大型晚会的经验,我必须要提前告诉好他们流程、注意事项,让他们心中有数,然后再传达给乡亲们。”

从下午一点到六点,从艳阳高照到夜幕降临,五个小时,何为的声音一直在彩排现场环绕。她奔波在现场的每一个角落,每个节目的走位、时长、音乐、演员她都严格把关,甚至现场的道具、桌椅摆放她都一一核对。彩排结束时,天已经全黑了,何为是最后一个离开现场的人。记者上前与她聊天,此时她的声音已经嘶哑,手中握着一瓶来不及喝完的水。

工作再忙也会回家看孩子

何为家住英德市区,距离本次演出地点有70多公里,开车过来得1个小时,这次活动她并没有选择住在演出地点周边,而是回家住。当天彩排结束已经深夜,何为依旧选择驱车回家。“虽然工作很忙,但我还是想要回家一趟,家里有孩子,哪怕再晚我也希望能回去看他一眼,哪怕是睡着了。”今年30岁的何为在事业与家庭间奔波,她说不能为了事业丢了家庭,希望两边都能够顾到一点。

在现场记者还发现了一个小插曲,彩排全部结束后,夜幕下何为把歌舞团的成员集合到舞台后方一个小角落开会。本次晚会英德歌舞团带来了一个舞蹈节目《英歌春早》,但当天彩排现场演员状态不太好,何为在开会时不断给他们指导打气。“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对自己的队员也是。现在他们年龄很小,我希望他们能够真正学到东西,未来无论飞到哪里,都有一身本领。”何为告诉记者。

把自己比作文艺“轻骑兵”

“其实我不算什么导演,我没有导演的专业知识,更多是在做执行。我做了8年群众文艺活动,慢慢地似乎就熟练起来了。”今年刚好30岁的何为是英德歌舞团的团长,11岁便到广州学习舞蹈,2008年毕业后在当地文化馆工作,主要做群众文艺活动。3年前,何为调到英德市歌舞团,一直奔波在文艺演出一线。

何为告诉记者,他们曾去过一个很贫困的村庄演出,表演完后,一位老大爷握着她的手不停说感谢,感谢他们愿意来这里表演。“他们从来没有在现场看过演出。那次活动让我特别感触,我希望以后能把好的演出都带到农村去,希望农民们不仅能在电视上看演出,更能现场看。”

快到年底,歌舞团有很多演出活动,他们要不断奔波。何为把自己比作一个文艺的“轻骑兵”,她说,希望能一直把优秀的文艺演出带到农村,带到贫困山村的千家万户。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200110/6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