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防控近视方案实施已实施一月余

广州防控近视方案实施已实施一月余

广州防控近视方案实施,儿童青少年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减少,但仍有措施落实难

书面作业少不了 户外活动待增加

针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今年9月,接连三日聚焦相关话题,报道了广州市政协调研广州青少年近视情况,并邀请政府部门负责人、市民代表进行讨论、建言献策。三个月过去,“回头看”建议的落实情况,记者发现,之前报道时还在起草阶段的《广州市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已经出台实施,儿童青少年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等方面有了很大改观,但课业压力与户外活动相关措施落实情况有待改善。

防控近视方案 已实施一月余

9月10日,相关报道提到,政协委员对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提出改革教育制度、家校保证运动时间、控制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和多形式科普宣传四个方面的建议。11月1日,广州市教育局等七部门制订的《广州市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下称“方案”)出台实施。如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家庭积极引导孩子每天接触户外自然光的时间达1小时以上,学校确保中小学生每天1小时以上校内体育活动;学校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等。

值得一提的是,与今年8月印发的《广东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相比,广州市的方案细化了某些措施,实施力度也作了相应调整。比如,在家庭工作措施中,方案特别指出“6岁以下儿童应避免接触使用电子产品”;在中小学校工作措施中,方案载明“每学期对学生课桌椅高度进行个性化调整,使学生课桌椅配套合格率达80%以上”,配套合格率超过《广东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要求。

离校后户外活动时间难保证

方案实际实施情况如何?近日,记者走访了解到,课业压力与户外活动方面落实不到位,尚待改善。

天河区汇景实验学校的杨同学正面临着“小升初”的挑战,已有300度近视的她每天需要花费两三个小时才能完成老师所布置的作业。就读于执信中学的袁同学表示,每天的课后作业需要晚自习的一个半小时再加上回家后的两个小时才能完成。

课业的压力也直接导致在校儿童青少年的运动时间缩短。袁同学的母亲直言:“平时作业都不够时间完成,周末还需要上补习课,少有时间锻炼,只能指望在学校的运动量了。”

相对课业负担和户外活动的改善进度,儿童青少年在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等方面有了很大改观。杨同学告诉记者,为了避免她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父母花费了更多时间陪她玩。“家里人会和我一起画漫画,我就会觉得不一定要玩Ipad了。”袁同学表示,自己在学校只能使用“老人机”打电话、发短信,周末才能使用智能手机。

针对《广州市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出台,不少受访市民表示,更在意落实情况,希望市政协能持续跟踪与关注。

记者也注意到,该方案实行评估通报制度,明年起,每年对各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进行监测评估,评测结果将向社会公布。对未实现年度学生防近工作目标的区和学校进行通报;对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连续三年下降的区和学校依法依规予以问责。

发布者:亦晗,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yga.com/20191210/5124.html